四川西昌森林火灾复燃 深夜守卫千年古寺、博物馆

四川西昌森林火灾复燃 深夜守卫千年古寺、博物馆
3月31日夜间,西昌森林火灾复燃现场。 刘忠俊 摄中新网西昌4月1日电 题:四川西昌森林火灾复燃 深夜打响千年古寺“捍卫战”作者 王鹏 刘忠俊山火是从泸山高处开端复燃的,伴跟着夜间的强风,火光越来越强,几公里外清晰可见。远远望去,这座当地名山此刻成为“火焰山”。驱车走到山脚下,空气中灰烬充满,待稍久一些便眼睛酸痛、鼻腔枯燥。3月31日夜间,西昌森林火灾复燃现场。 刘忠俊 摄半山腰的光福寺内,十几名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队员两人一组,手持水管喷头,将寺庙内的每一处古修建、古树打湿。水流迅疾,随后在空中分散开,这座千年古刹似乎下起了雨。寺庙后百米远的山脊上,团团火光正将夜空照亮。3月31日夜间,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泸山,此前明火已简直被熄灭的森林大火发作复燃。坐落半山腰、山脚下的多处修建再次遭到严重要挟。其间,已有约1100年前史的光福寺备受重视。当晚22时许,记者跟从消防队员前往光福寺。从山脚到山腰,盘山路曲曲折折,不时有消防车从高处驶下。跟着寺庙越来越近,空气中燃烧树木的滋味也益发浓郁。光福寺呈阶梯状依山而建,重重叠叠,素日香火极旺。记者拾级而上,抵达视界开阔的光福寺广场时,一回头,只见远处数公里长的前方在风中不断延伸,过火区随之扩展。更高的山脊上,挺拔的树冠不时轰燃,火舌腾起数十米高。消防员给光福寺浇水降温。 刘忠俊 摄广场上,一名消防队员正调查高处的火情,一旦风向改动,他要给寺内作业的搭档预警。走近光福寺高处,模糊可听到水声。绕过一处大殿,十几名消防队员正全力给修建喷水降温。“光福寺有个蓄水池,贮存了大约1000吨水,能满意咱们的用水需求。”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队员马瑞告知记者,一旦火势延伸下来,这些水将对寺庙起到维护效果。坐落光福寺下方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相同遭到火情要挟。当天下午,工作人员已紧迫转移了收藏文物。当晚23时许,记者在现场看到,消防队员正相同采纳开设隔离带和喷水降温的方法,捍卫这个国际仅有反映奴隶社会形态的专题博物馆。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相关负责人告知记者,消防队员将在这儿据守到第二天早上七点,“届时森林消防和扑火队员再进入火场救活,咱们要在此之前全力保证修建安全。”消防员给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浇水降温。 刘忠俊 摄接近午夜,记者脱离火灾现场时,在山脚下见到了西昌市民罗修强,他正与朋友一同为消防队员供给饮料、食物等物资。“从小到大,泸山着这么大火是第一次,我很伤心,很心痛。”说起泸山的深沉文明,这个30岁的彝族男人眼眶红了,口气也着急起来。他说:“泸山能代表西昌的文明,也是家园的旅游胜地,期望大火提前熄灭。”(完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